<acronym id='ccoh5'><em id='ccoh5'></em><td id='ccoh5'><div id='ccoh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coh5'><big id='ccoh5'><big id='ccoh5'></big><legend id='ccoh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code id='ccoh5'><strong id='ccoh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ccoh5'><div id='ccoh5'><ins id='ccoh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ns id='ccoh5'></ins>
    1. <fieldset id='ccoh5'></fieldset>

        <span id='ccoh5'></span>
          <dl id='ccoh5'></dl>

        1. <tr id='ccoh5'><strong id='ccoh5'></strong><small id='ccoh5'></small><button id='ccoh5'></button><li id='ccoh5'><noscript id='ccoh5'><big id='ccoh5'></big><dt id='ccoh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coh5'><table id='ccoh5'><blockquote id='ccoh5'><tbody id='ccoh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coh5'></u><kbd id='ccoh5'><kbd id='ccoh5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ccoh5'></i>

          這一刻來的有些突然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小傑(化名)是我的室友,也是我最好的兄弟,是個地道的小帥哥,關於他的故事,我也不知如何去評論。對於我們這些大學生而言,剛進大學多少都會有些耐不住寂寞,我這是個悲劇,抽象的外表否定瞭關於我的愛情的一切。但他不一樣,一個帥小夥,還是很招女孩子喜歡的。
            剛進大學那會兒,他看上瞭班上一個比較漂亮的女孩,說實話,剛開始的時候,我還是覺得那個女孩蠻漂亮的,當然現在她依舊還是那麼樣,隻是我有些看膩瞭罷瞭。那時,他有些青澀的展開瞭愛情大作戰,那時看來,那事情似乎是成瞭,畢竟兩人整天都黏糊在一起。可沒過多久,兩人就分瞭,女孩看不上他。第一次,他失戀瞭。沒有經驗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去安慰他,隻能說些那個女孩不怎麼樣的話,還有什麼:離開瞭一棵大樹,便擁有瞭整個森林;別再一顆樹上吊死,多試幾棵樹之類的話。那時事情也就淡瞭,正當那時,5班的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在他失戀的時候對他表白瞭。當時他很糾結,不想因為失戀的糾結去害瞭那個女孩,也就多次回絕瞭。當時他經常問我要不要接受她,我當時隻能說,要是喜歡就接受。最後他還是困在班上那個女孩子的囚牢裡,回絕瞭5班的女生。事情也就告一段落瞭。
            去年六月份,他總算堅強的從失戀的囚牢裡勇敢的走瞭出來,看上瞭傢鄉的一個女孩子。那時他可真瘋狂,有瞭一段不完整的愛情後,他對愛情變得更加珍惜瞭。每天泡在網吧裡和那個女孩子聊天,大把大把的鈔票都交給瞭網管瞭。要放假瞭,他和我交瞭底,說回去後就把關系確定下來。
            九月份來瞭,事實證明他真的很厲害,關系也就如他所說的確定下來瞭。自從那時起,寢室裡的單身又少瞭一個,寢室裡的三個好哥們,就我一個單身瞭,不過我也不急,必進長得有些抽象,我也改變不瞭什麼。
            分隔異地的愛情,從那時開始,踏上瞭長征。從那時起,他買瞭電腦,每天膩在寢室裡,偶爾也會小吵一下,不過也算過來瞭,關系也算穩定,不過他的話費就有些hold不住瞭,不過對於戀愛中的人來說,這不是問題。
            今年的春天,來的比較遲,女孩子都比較奇怪,我那位還沒確定關系的女孩也不知哪根筋不對,跟我小吵瞭一下,不過還好,及時的‘賠罪’也就應付過來,同一天的晚上,寢室裡另一位和他的摯愛也吵瞭,而且其兇險程度,把我嚇得連遊戲都不敢玩瞭,安靜的看著,生怕他們怎麼樣瞭,我可是很不情願看到這樣一對絕世的情侶完瞭。但我沒有意料的是,那晚,小傑也出瞭問題,但是小傑是一個比較深沉的男人,吵得不很兇,我也就沒在意,直到昨天我才知道,他倆分瞭。我當時蒙瞭,也沒見他們怎麼吵,怎麼就分瞭呢?直到那時我才留意到,他已經三天沒有出過寢室樓瞭,今天的課也翹瞭。以前為瞭女孩把煙戒瞭,如今又拿起瞭香煙,一個人,在深夜燃起……
            雖然不能說小傑是一個非常癡情的人,但也是一個很不想錯的男孩子,連他都得不到愛情,我開始有些動搖瞭,到底什麼是愛情,女孩子到底需要什麼養的男孩子?算瞭,還是寫一首詩吧,這也是一個文筆很淡的兄弟唯一能做的事情!
            《問情》
            一句兩句三四句,唯有情深造絕句。
            一段兩段三四段,世間真愛最難斷。
            往昔求愛愛無緣,今朝何事絕兩岸?
            窈窕淑女君子球,緣盡情斷空白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