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8frb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8frb'><em id='8frb'></em><td id='8frb'><div id='8fr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frb'><big id='8frb'><big id='8frb'></big><legend id='8fr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8frb'></span>
    1. <dl id='8frb'></dl>

    2. <tr id='8frb'><strong id='8frb'></strong><small id='8frb'></small><button id='8frb'></button><li id='8frb'><noscript id='8frb'><big id='8frb'></big><dt id='8fr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frb'><table id='8frb'><blockquote id='8frb'><tbody id='8fr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frb'></u><kbd id='8frb'><kbd id='8frb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ins id='8frb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8frb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8frb'><strong id='8fr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i id='8frb'><div id='8frb'><ins id='8fr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經典愛情故事:勿忘我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她和他不是一類人,隻是恰巧被安排在一間容易充滿曖昧氣氛的小間辦公室裡。

            心像塞滿瞭棉花

            出差一回來,唐琳就聽說瞭沈放要辭職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她捧著一束新鮮的桔梗,愣瞭一會兒,在門外調勻呼吸才進去。沈放依舊像之前一樣端坐在辦公桌前,見她進來對她笑笑。

            那笑,是最普通的同事之間的笑,可唐琳卻能從這普通裡覺察出一絲屬於她的特別。她給花瓶換瞭水,把桔梗插進去,又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唐琳從進公司開始就跟沈放同一個辦公室,其實就是雜物間改造成的,狹小得隻擺得下一張桌子,他們各占一邊,中間是一個陶瓷花瓶。

            剛來時,花瓶是空的,唐琳抬起頭就對著沈放的臉。然後,她開始買花,每周一束,隔著花枝間隙,她看他的時候反而理直氣壯瞭。

            沈放是公司的財務,她是輔助他工作的出納。唐琳經常想,他們現在的沉默寡言,大概是因為初次見面的尷尬吧。那時,她頭一天來上班,正跟他請教一些問題,放在一邊的手機突然響瞭一聲,他們倆都下意識地看過去。Hellokitty的鎖屏上某女性APP的推送:大姨媽倒計時1天。然後,唐琳抓起手機的那一瞬間,臉紅的像窗外的晚霞。唐琳裝作不經意,但沈放卻放在瞭心上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在她來上班之前,他準備瞭一大杯溫開水,唐琳的謝謝到瞭嘴邊又咽瞭回去。畢竟女性的生理周期,對於一個剛畢業的女大學生來說多少有點私密。

            後來,一到這天沈放就會備好溫開水,唐琳什麼也不說,照單全收。他們雖然同在一間辦公室,但是沈放是那種不愛說話的人,唐琳也不能像個話嘮,所以在她幾次挑起話題他卻隻是嗯嗯哦哦之後,她也就不再說話瞭。

            一開始還有些尷尬,從第三個月時自如起來,每次眼神掠過不同花瓣抵達他臉上時,她甚至會有莫名的悸動。她以為他們之間已經變得不同瞭,可現在,他竟然就要辭職瞭,甚至提前沒有告訴她一聲。唐琳的心像是塞滿瞭一團棉花後,又被潑瞭一盆水,沉重又失落。

            他們不是一類人

            沈放辭職申請已經批準,在職時間隻剩下十六天。唐琳賭氣不提這事,暗自跟沈放較勁,不跟他一起出去吃飯,不一起下班乘電梯,到瞭那天他的溫開水也不喝瞭。沈放有一個27歲男生的溫情,但也有一個財務的木訥,他不懂唐琳這些反常。幾天後桔梗枯萎瞭,唐琳破天荒沒有買花。

            沈放吃完午飯回來,帶瞭一束粉色扶郎花。唐琳也不起身幫忙換水,隻手指狠狠敲鍵盤,餘光不時掃他一眼。沈放並不是帥氣的那一類,但是看著舒服,像高崗上的一棵樹,風吹一下就動動葉子,沒有風的時候像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有一回沈放不在,她遇上問題不得不去找他,可是他竟然在醫院剛做完手術。唐琳買瞭一籃水果去看他。護士說是闌尾炎手術,他是一個人來的,住院兩天瞭也沒人來看過他。

            據唐琳從同事那裡打聽,沈放從小就在這座城市長大,父母姐妹都健在。如果沒有人來看他,一定是他誰也沒講。唐琳打心裡冒出一絲心疼,然後在醫院陪他直到出院。這期間,沈放也隻說瞭兩句謝謝,回到公司也沒對她多說幾句話。

            從那時起,唐琳就知道她跟他不是一類人,隻是恰巧被安排在一間容易充滿曖昧氣氛的小間辦公室裡。

            不敢露出愛意的馬腳

            唐琳已經不指望沈放會提前告訴她瞭,隻等下個月她來上班的時候,發現隻剩她一個人,她再也不必買花來緩解眼神碰觸時的尷尬,再也不必跟其他同事抱怨他是個悶葫蘆。可想到這些,唐琳覺得有些鼻酸。

            她突然有些後悔,上個月人事Miss黃告訴她外面大廳騰出瞭一個座位問她要不要搬去時,她毫不猶豫地拒絕瞭。Miss黃打趣她是不是習慣瞭沈放,她臉倏地紅成煮熟的蝦球。其實唐琳早就察覺瞭自己對沈放的愛慕之心,隻是她又明白他們不是一類人,所以她不敢露出愛意的馬腳。

            快下班時,沈放的鍵盤聲突然停下來,他探出頭透過扶郎花說:“小唐,30號晚上你有安排嗎?沒有。那我們一起吃個便飯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。”對話戛然而止,沈放的鍵盤聲又溫柔地響起,她卻心煩意亂起來,賬單上那些數字都像學會瞭魔術,在她眼前晃來晃去看不清楚,好不容易才熬到下班。